欢迎访问:CaoPorn-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王子淫传】【devil小新】

“拉姆扎,你……你竟作出这种事来,你……你……”母后坐在高高的王座上,成熟美丽的脸上满是心痛与苦恼,颤声斥责着跪在王座下的我。
  “……母后……是我不好,都是我的错……您……您惩罚我吧……”我低头不断认错着,看见母亲盯过来的美目中满是气苦的泪光,我心中颤栗。
  好久没见母后生这么大气了,真可怕,我头冒冷汗,瞟了母亲一眼,她身着蓝底金花的皇袍,黑色的秀发上戴着金冠,那荧白的肌肤,那狭长的美目,那端庄高贵气质让人不得不折服,她是撒法尼王国的女王,昔年是王国的第一美女,她是那么的完美,那么的高不可攀……
  此刻她恼恨的样子仍是那么动人,我惧怕中心情荡漾,忍不住胡想,天啦,她怎么会是我母亲呢,否则的话,我就可以对她……嘿嘿嘿……
  我竟淫亵的想着,暗暗淫笑着……
  这时母后身旁一个娇柔的声音说着∶“科娃姐姐……你……你就不要再生气了……小心气坏了身子……”一个身着连衣红裙的艳丽狐族女郎,她握住了母亲的纤手,安慰连连。
  虽然比不上母亲清丽,那狐女姿容也是妩媚至极,毛茸茸的耳朵下面,秋水瞳子,樱桃小嘴,臂带细细白毛而胸脯高挺,身材苗条却不失丰满,实在……嘿嘿……
  唉,其实……也难怪母后生那么大气啦,嘿嘿!她有我这样一个不肖儿子,真是倒了八辈子楣了。
  我是拉姆扎斯布雷,今年十六岁,是撒法尼女王阿鲁科娃独子,贵为高原王国、撒法尼共和国的王储。
  十六岁的我,继承了高地男子和美丽女王的一切优良传统,我身材高大,眉清目秀,银色的头发,褐色的瞳孔,嘿嘿嘿,说实话,光看长相,我还真是不赖也!
  可是年仅十六岁的我,在某些方面的需要,更是超过了普通男子的数倍,嘿嘿……
  而且我勤奋好学,对于“巫术淫技”的钻研热情无比高昂……
  十四岁那年,我就使用“春风丸”把我当时的侍女、姿色秀丽的蒂斯(17岁)给迷奸了……那一晚的新鲜与激动,嘿嘿……现在我还记忆犹新。事后……母亲罚了我三个月禁闭。
  可解禁不过两月,我就故计重施,意图“收”了母亲身边的爱侍姬娜(18岁),哪知那姬娜不仅姿色胜过蒂斯半筹,而且诡得很,她硬是不肯尝试我送去的糖果……嘿嘿……他妈的……
  于是无奈之下,我换了种手段,我假传母亲诣旨,将姬娜骗到自己房中,接下来凭借着自己的强健体魄,嘿嘿嘿……我用粗绳缚住她手脚,嘿嘿嘿……接下来,就是淫慾与啼哭的一夜……她奶奶的,姬娜就是不同凡响,滋味真够劲的,我辛苦了整晚,她竟啼哭了半夜,结果,她的哭声终于被人发现……
  接下来东窗事发,唉,我又被母亲禁闭了六个月……
  唉……姬娜与蒂斯两个好好的美女被我玷污了,母亲无法,将她们赐作我的婢女,有给我作妾室之意,也好略为满足我这个“淫荡野狼”的慾望,期望我能够稍微收敛一点……
  可是……嘿嘿嘿嘿……男人的心,是不会那么容易满足的(读“底”)……嘿嘿嘿……
  俗话有云“野花就比家花香”,于是这次解禁之后,我开始偷偷溜出皇宫,带着大袋的银币,结交市井纨裤,游荡于花柳风月之间,也就是这段时间我与不少烟花女子接下了“深深”的“友谊”,探讨了不少关于异性“深交”的理论,得到很多有用的“知识”。
  于是回宫后“理论付诸于实践”,我辛苦耕耘,嘿嘿,个把月下来,后宫近千女官,不少成为我胯下性奴……
  于是,我“淫邪王子”的称号,在皇城中飞传……
  可是正当我春风得意的时候……
  这时……出事了……
  神父曾经告诉我∶“做人……要厚道……不能太得意……”唉,回想起来,我真该听他的话啊……
  唉,俗话说“祸兮福所依也”,唉,我淫乱之下,这日终于犯下大错来……
  撒法尼王国军机大臣巴彭杜德克侯爵是三朝元老,他们杜德克家是撒法尼王国世家,在国内有极重地位。
  巴彭侯爵有一孙女,名唤薇薇安杜德克,这少女天生丽质,仅十二岁时艳名远播,有撒发皇城第一美女称号……
  其时王府贵族之间的舞会应酬甚多,某次宴会上,我见到了她……
  第一次见她时,她只十三岁,那时她出落得如同玉娃娃一般,高地女子发育稍快,当时她的身高只矮我一头,明眸皓齿,丹鼻桃腮,举止间秋水为神,白玉为骨,甜美旖旎,那完美的美女胚子,让人对她的将来充满憧憬……
  一见之下,我神魂颠倒,然而,她是侯爵千金,自不是那么容易采摘的……
  可是……嘿嘿嘿……没有人能挡住我这“淫荡王子”前进的步伐……
  于是周密的计划开始了。
  天可怜见,这少女被我“淫邪王子”相中,那还有什么好事,不知觉间,她一步一步步入我彀中……
  唉,结果,我又一次犯了错误,还是犯了极其严重的错误∶杜德克家是撒法尼王国的支柱啊。
  当巴彭侯爵牵着她幼弱的孙女,在我母后面前哭诉时,震怒的母亲,差点把我送上绞刑架。
  ……
  当下我跪在内廷里,不断承受着母亲的厉斥责问,我乖乖跪在地上,看样子是傻傻愣愣的,可心中,却不禁回想起自己“猎杀”薇薇安的全过程……
  嘿嘿嘿……我的计划真是……完美啊……我想着想着,差点流出口水来……
  第一章第二节青涩少女
  作者:devil小新
  初次与薇薇安见面时,我表现得非常绅士,将宫廷礼仪给这美丽少女作足,把我表面上的英俊潇洒尽情展现在她面前,很快,我赢得了薇薇安的好感。
  与她攀谈,得知条重要情报……
  教导我古典文艺的老师,名叫卢梭伯威,他是撒法尼国内文学巨匠,不少高层贵族,不惜花费重金将他聘请,指导子女文学。
  很幸运又很不幸的是,嘿嘿,薇薇安与我是同一个文艺老师,卢梭伯威。
  于是我灵机一动,奸计开始了……
  我与卢梭老师商议,言道要跟他门下的各个同学进行接触,以便文艺交流,白胡子老头听我如此说法,登时大喜应承。
  他还以为我这素来只喜欢淫秽文学的“淫邪王子”一时间转性了呢!嘿嘿。
  于是,我开始名正言顺的拜访各个贵族豪门家里,在王都来回转了大半月之后,我终于来到了杜德克家。
  从此,我与薇薇安每周两次的文艺课程,便到一块儿上了。
  其实初次见面时,以情色高手的直觉,我就敏锐地发现薇薇安看我的眼神里那点点的羞涩,还有她象牙色玉颊泛出的淡淡绯红,嘿嘿嘿嘿……当时,我就对自己的猎艳计划充满信心。
  开始,我还像模像样的跟她谈论点儿文学,谈论点儿世界,到得后来……嘿嘿……任由白胡子老头儿拿着书本,在旁边讲得口沫横飞,我坐在底下,偷偷伸手去握住薇薇安白玉般的小手,同时用温和的柔情目光融化她……
  薇薇安出身世家,平常家教甚严,15岁的小女孩儿几曾受过这种柔情,登时面如红布,神魂颠倒……
  一边听着老教师讲课,一边细抚着她欺霜赛雪的小手,薇薇安娇羞不胜地低下头去,那微微垂下的臻首,盘起的墨绿长发下,雪白的颈子竟也泛起羞红……
  再看她会说话般的水眼睛,又直又挺的小鼻子,樱红的嘴唇,真是个美人儿啊,想来过不了几年必是姿色盖世的主儿。
  不行,如此一个美丽的肥羊摆在面前,我要及早把她弄到手……嘿嘿……
  我痴痴看着她……好可爱呀……自己忍不住慾望翻滚……
  不行……心急吃不了热豆腐……我强压慾火,对薇薇安装出幅文质彬彬的样子。
  平日有卢梭在场,我不敢嚣张,只到得课间饭后嫌隙,我方得把握良机,把红着脸的薇薇安抱入怀里,轻轻爱抚。
  两周后,我得到了她的初吻。其时薇薇安扭捏闪避,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拉姆扎殿下……”结果,使得我几次强吻,落在她侧脸上、发根上……
  “我喜欢你……薇薇安……难道你对我的热情……无动于衷吗……”我双目认真的直视着她,内中热热的情火。
  “不……我……”薇薇安傻傻地与我对视着,渐渐被我融化,随着我迎面而下的大嘴,她柔软的小嘴唇微微退缩了下,终于被我吻住……
  嘿嘿……好个雏儿……我轻啜着她柔软的唇瓣儿,舌尖缓缓挑开她紧咬的牙关,与那丁香软玉纠缠在一起……
  “……呜……呃……”薇薇安动情的反应着,冷不防我罪恶的大手,已隔着那绵质的裙衫抚上她茁起的胸脯。
  第一章第三节待宰羊羔
  作者:devil小新
  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被吻住的薇薇安,活像一只受惊的羊羔,羞急的挣扎着,小手伸上抓住我作恶的魔爪,想要将她来开。
  可是,早有“计划”的我,岂是那么好相与。
  我轻轻抚摸着她嫩小的蓓蕾,挑动着她的小舌头,激起她无限的热情,渐渐的……薇薇安动情的呻吟着,搭在我魔爪上拉扯的小手软了下来……
  搓揉着拙挺却不甚丰满的胸脯,一手竟撩起她的秀裙,深入她股根位置,隔着薄薄的絷裤摩擦着那尚有点青涩的身子上,敏感动情的部位,直到她彻底湿润了……
  薇薇安轻吟着:“啊……拉姆扎殿下……啊……”她简直融化了……
  我搂着这个绝美的青涩少女,早已坚硬勃起了,可是,此时我俩是趁着课间休息,在卢梭老师的府邸角落间亲热,哪里就能剑及履至……唉……
  于是我不得不放开薇薇安娇柔的身子,强压下慾火……
  不过,我的计划仍在一步步实现着……嘿嘿……薇薇安……你这只可怜的小羊羔,很快就要落入我这淫魔的嘴中了……嘿嘿嘿嘿……
  嘴角泛起冷酷的笑意,我看见薇薇安整理着她鬓间墨绿色的乱发(那是因我刚刚一番使坏造成的),娇媚的向我看来,心中不禁一荡,于是自己又不得不强压慾火。
  于是在我要求下,薇薇安成为我私底下的女朋友……
  可是一直没有机会,采摘她那绝美的身子,唉……我忍……我忍……
  机会在于创造(就像踢足球一样),绸缪良久,我的最终作战计划,终于开始实行了……
  ……
  又是一次文学课结束后,我和薇薇安并肩走出卢梭老师家门。
  “薇薇安,这个周末……我能约你钓鱼吗……”我期待的望着她。
  “钓鱼?……”薇薇安面泛喜色,随即又皱着小眉头,犹豫着,“可是……这个周末……”
  好可爱的样儿啊……可恶……真想现在就干她……
  “来吧……好吗……我想单独跟你待在一起……”我握住她柔软的小手,可怜的望着她。
  “……嗯……”看着我热情的样子,薇薇安面色泛红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欢喜神色,静默半晌,终于点了点头∶“好吧……大不了我偷偷跑出来……”
  “那好吧,这个周六下午,我到你们家后门接你……”我狂喜道,又捏了捏她柔软的小手。
  薇薇安红着脸,点了点头。
  ……
  于是接下来两天,我夜夜没睡好觉,便将两名美婢姬娜和蒂斯唤来淫乐,每次都奸得她们瘫软如泥为止……
  其实我压在二女美丽叠起的身体上,疯狂耸挺着,脑中幻想的,却是薇薇安那青涩可爱的模样儿……
  行动之日终于到了,周六下午,我整理衣衫,香汤沐浴一番,又吃了两颗宫廷壮阳秘药,嘿嘿……然后打扮得衣冠禽兽,策着大马便驰往杜德克府邸后门。
  其实我出门前还犹豫了很久,对那小处女是否要使用“春风丸”,最后胸中充满豪气,暗道∶哼!我拉姆扎是真正的淫魔,对付女人还需要春药么?这个,也成为我后来大部份时候的信条……嘿嘿……
  再次见到薇薇安时候,我差点儿认不出她来……
  这是多美的一个天使啊,暗绿色的长发整齐披肩,她一身的淡黄色长裙,上绣着朵朵褐红纹花,衬着她苗条的身体,当真个窈窕淑女,那雪白的肌肤在四月的午阳下映射出点点闪光,明亮的深黑瞳子清澈不已,高地女子特有的笔挺小鼻子,还有那形态完美的樱红嘴唇……
  脖颈上,再戴着一颗紫水晶坠子,珠光宝气之下,美人如玉……
  好美啊,像我这种淫魔,此时都忍不住要打马回头,想着今天是否要放她一马……
  “薇薇安,你今天真美……”犹豫之后,慾望战胜了正义,我骑在马上,对她伸出了罪恶的黑手。
  “你好……拉姆扎殿下……”听到我赞美,薇薇安粉脸红润,戴着丝纹手套的纤手,已伸到我手中。
  于是骑马带着这个美人儿,我来到斯布雷皇家园林深处,一个宁静的小湖之畔……
  这里,有一个很好的木屋,里面有很高档的起居设施……
  闲暇时光里,母后偶尔会带我来这里,钓鱼为乐,可是平常多数时刻,这里不会有什么人物来访……
  嘿嘿嘿……薇薇安……今天,不会有什么人来打扰我们俩的……我心底在淫笑。
  大半个下午,我表现得都非常绅士,手把手的教这小妮子怎么钓鱼,耳鬓厮磨间,激发出她绵绵的情意……
  谈论间薇薇安娇笑不已,可爱已极,于是我亲自给薇薇安示范如何钓鱼,好久之后,我辛苦钓起条大鱼来,可鱼钩脱落,大鱼跌落水中,我“大惊”之下跃入湖中捕鱼,结果鱼未捕到,我却是“溺水”了……
  “救命……救命……”我假意在水中挣扎,手递向惊得花容失色的薇薇安。
  小妮子毫无心计的伸手过来,结果被我使劲一拉,她娇呼着落入水中,跌到我怀里。
  两人身处水中,薇薇安浑身湿透,惊恐的紧搂住我的身子,正要说话,已被我大嘴压下,吻住她的软唇,同时双手出动,从水下细抚薇薇安紧实的胸臀。
  “啊……你……拉姆扎……坏人……啊……”小美人儿这时才知上当,惊羞交集间被我侵犯得娇喘连连。
  我只是“温柔”的看着她,亲吻着她的耳垂,抚摸着她的胸肉,轻揪着她细小的乳尖,一手探入她软润的股间……
  渐渐的,我挑逗起她陌生却又年轻的慾望……
  她的裙子早漂浮在水上,我纤细的手指探入她丝质亵裤中,进入那狭窄的秘道,轻轻塞入拔出着……
  “不要摸那里……啊……王子殿下……你……啊……坏……啊……”她娇吟着,在我的魔手下迎来人生的第一个高潮。
  美丽却又可怜的少女,她到这个时候,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。
  嘿嘿嘿嘿……可怜的小羊羔。
  第一章第四节得偿所愿
  作者:devil小新
  “哼哼哼……薇薇安,你的身体很敏感呢……这么快就……有点淫荡哦!”我冷笑着,横抱着薇薇安瘫软的身体浮出水面,缓缓行入湖边木屋之中。
  “……你……你坏……”薇薇安竟啼哭起来,小手轻打着我的身体。
  此时她的模样儿,要多迷人有多迷人,柔顺的长发被湖水湿润,贴在她的脸上、颈上,那湿润的长裙紧贴她苗条的身体,勾画出凸凹优美的曲线,经我一番施为下她胸口腿侧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,泛出柔润的光泽,再看她眉头轻皱,美目荡起一层水雾,那又羞又恼的神态,直欲逼我发疯……
  只觉下腹处一阵的火热扯动,我性起了……
  “薇薇安……”我唤着她的名字,缓缓吻住她的樱唇,用我的热情令激动挣扎的她平静下来。
  薇薇安扭打我的肩膀两下,两只藕也似的手臂终于勾住我的脖子,迷失在我的热吻里。
  如此一个小羊羔儿,实是我这种淫荡男人不可多得的美餐……嘿嘿……
  木屋子里,燃起火炉里旺盛的火焰,我搂过来浑身酥软的薇薇安,亲吻她的脸颊,亲吻她的玉颈,抚摸她的隆臀,抚摸她的玉腿……
  小羊羔轻轻呻吟起来,我抱紧几乎晕迷的人儿,魔手,缓缓解开她背上一根根缚带,直到解到最后一根丝带时,薇薇安终于惊惶了,终于意识到自己已身处险境,她一手反探背后,抓住我行动的大手。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拉姆扎殿下……”美目中泪光滢滢,小美人儿乞求道。
  嘿嘿,现在才求饶么……晚了……
  “薇薇安,穿着湿衣服……容易感冒的哦……”我冷笑着,双手操作,最后一根丝带,长裙上失去束缚,顺着小美人儿的双肩向外缓缓滑下……
  在美人儿的惊叫声中,长裙滑落地上,薇薇安那美丽柔润的肩膀露出来了,接着,是小巧坚挺的胸脯,细细的纤腰,纤美的玉腿……
  数次在梦中幻见的美丽身体,此时真实的出现眼前,我痴呆了。
  她,好美……
  薇薇安浑身几近赤裸,只在胯间有一件白丝亵裤了……
  她满脸泛白,双手交叉于前遮住自己精致的胸部,那含泪美目中满是惊惧,她面对着我连连后退……
  “薇薇安……”我冷冷笑着,一个箭步上去,已抱住赤裸美人儿。
  将她横抱而起,放到宽大的床褥上去。
  “拉姆扎殿下……你……你……欺负我……”薇薇安躺在床上,终于流出泪来。
  小美人儿,真娇怯啊……
  我并不说话,吻着她美丽的眼睛,舔着她流出的眼泪,直到那红唇之上,耐心的勾起她的热情……
  “薇薇安,这不是欺负,这是……爱……”我虚伪的说着,开始除去自己的衣饰。
  “爱?……”薇薇安如遭电击,不禁痴了。
  这种女人,就相信那些莫名的玩意儿……嘿嘿嘿……
  当我男性的躯体,展现在绝色少女面前时,她羞红了脸,闭上了眼睛……
  手指,再次触摸到薇薇安那奶酪一般的肌肤上时,发觉上面泛起一片片的玫瑰红……
  亲吻着薇薇安的嘴唇,双手探下,解除薇薇安最后一道防具,那一条洁白的丝质小亵裤,顺着她柔美的玉腿滑下来……
  美人儿的内裤入手,我取到面前,微嗅了嗅,淡淡清香中隐带着腥骚味儿,好可爱的战利品,不行……我要收藏它,于是将它藏入床底……
  ……
  炉火烧得很旺,房间里充斥着股股热气,我俯视着身下如此一个美丽的战利品……
  雪白的床褥上,是薇薇安奶油羊脂儿一般的玉色美体,虽然略嫌雏嫩,却散发着一阵阵的珠光宝气……
  那不盈一握的蓓蕾,那独特的粉红色小乳尖儿,那细细的水蛇腰,中间那小小的涡儿,浑圆紧实的美腿之间,细细的暗绿毛发间是秘液的源泉……
  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儿,此时她身无寸缕,只颈间一个紫水晶坠子,衬着她白玉般的肌肤,熠熠发光……
  好美啊,我细细审视着她,为之欲狂。
  亲吻她的胸脯,啜着她的乳头,一手勾起她的美腿,抚下她毛发深处,轻抠着玉门……
  “啊……嗯……殿下……不要……”薇薇安呻吟着说着,却没有实质性的反抗了。
  她羞红了脸,闭上了眼。
  “薇薇安,睁开眼睛……”我用冷冷的命令般的语气说着。
  薇薇安一惊,睁开眼睛,正看见我胯间茁挺的那物,一时美目中泛起惊惧、好奇、羞涩,不禁呆住了。
  “来,握住它……”我“温柔”地一笑,拉过薇薇安的小手,抓在自己的坚挺上。
  “不要……”薇薇安一阵的羞涩害怕,急忙松开了手。
  我皱起了眉头,瞪着她∶“薇薇安?……”
  薇薇安可怜的咬起了嘴唇,怯怯的望着我,良久她红着脸低下头去,握住了我的性具∶“拉姆扎殿下……它……很粗呢……”
  我淫笑着吻了小美人儿的脸,道∶“薇薇安……你……愿意作我拉姆扎斯布雷的女人么……”
  薇薇安小吃一惊,擡起头来,美目正对上了我灼热的双目,良久,她低下头去,用细若蚊蝇的声音答着∶“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  “……愿意……”她细微的话语,登时激起我无穷慾火。
  我搂住了她如玉般的身子,亲吻她的嘴唇,轻拈着她的乳头,对她轻轻的呓语∶“……薇薇安,你是我的……”
  薇薇安动情的流动着,呻吟着……
  大床上,用枕头叠起她的臀骨,我分开女孩儿的美腿,半跪在她仰躺的身子面前,她美丽的溪径彻底暴露在自己面前……
  顶端深入,靠着蜜汁细细的摩擦着薇薇安的细穴,我箍紧薇薇安的身子,任由她扭曲呻吟……
  男性的征徽,就要插入了……我心下泛起一阵的豪气……嘿嘿嘿……撒法尼王国的第一美女就这么容易被我奸淫了么……嘿嘿嘿……哈哈哈……
  “薇薇安……”我轻唤着她的名字。
  “嗯?……”羞怯的少女艰难的睁开双眼。
  “向你的少女时代告别吧……”我冷笑着,扶紧薇薇安的美腿,沈腰挺动,“滋股”一声,长枪深深插入……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薇薇安尖叫一声,她眼角珠泪直流,身体急剧地收缩着,却被我紧紧制住双腿,无法动弹。
  青涩少女的紧凑,根本无法承受我的硕大,我使尽力气,竟只插入一半……
  伴随着蜜汁,小穴中中鲜血流出。
  “殿下……疼……疼……不要……不要继续了……”薇薇安撑着我的肩膀,纤腰扭动的后缩着想分开连接的二人,轻轻泣道。
  我冷冷一笑,事到如今,只可前进,不能后退。
  当下扛起少女的双腿,几乎将她美丽的身体对折了一般,我将薇薇安倒翻着重重压下,同时胯下那根使力,终于,我穿透那缕缕的薄膜,彻底钉入少女的秘穴中……
  “啊……”薇薇安翻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因为剧痛身体都痉挛了,双手抓在我肩膀上深深入肉,小美人儿肌肤泛白,脸上痛苦的表情,因着痛苦在眉宇间形成一个美丽的皱纹……
  “痛……好痛……”嘴唇几乎都痛得发乌了,柔软的褥子上,小美人儿紧紧攀住我的身体,低低啜泣起来。
  而与此同时,我却已忍不住呻吟起来。
  好爽啊……虽有蜜汁滑润,可薇薇安的蜜穴端的是那般狭紧,层层压力紧裹着我那庞然大物,让我这身经百战的淫男,片刻间忍不住便要宣泄出来。
  爽……爽……
  真紧,两年来我御女无数,其中不乏处女,可这般紧窄的特色,是只有这种十五岁少女才会有的……嘿嘿嘿……
  重喘两声,我强忍着尿意,双手撑起床面,辛苦的在薇薇安发颤的身体上支起来,便要从她体内抽出宝物……
  我的抽动马上带来女孩儿的苦痛,她眉头又是一皱,急忙攀紧我的身体,低低道∶“不……不要……出来……殿下……”
  我望着她痛得发白的瓜子脸,可怜兮兮的泪眼,心中这时才泛起歉意……
  当下二人紧密相连,我搂着她的柔软玉体,对雏女轻怜蜜爱一番,在她耳边言道∶“……薇薇安,你是我的甜心……”
  又轻揪她的蓓蕾,一手支直她的玉腿,我吻舔着她光滑的腿面,激起身下未经人事的少女一阵阵的涟漪……
  她的腿很美,很有弹性,但由于是发育未完全的缘故,还不甚长,嘿嘿……可是此刻,她已经被我采摘了……
  当我俯视着身下美丽的猎物、心中泛起无比得意时,薇薇安开始缓缓地扭动了……体内更滑腻着,她动情了。
  “薇薇安,我们继续吧……”我吻了她的柔唇,轻声道。
  薇薇安默然不语,咬紧嘴唇。
  她默认了……嘿嘿……我淫笑着缓缓挺动身体,缓缓抽插蜜穴,辛勤的开发这青涩的少女。
  “哦……殿下……我痛……呃……”薇薇安泪眼婆娑,她秀眉微蹙,银牙紧咬,抓在我肩头的小手,指甲已钉入肉里。
  薇薇安辛苦,我也很是艰难啦,不过数个来回后我再支持不出,好容易拔出沾满淫汁鲜血的肉睫时,我喷发了……
  结果,雪白的褥子上,少女的腰腿间,到处都是琼浆玉液……
  薇薇安终于解脱了,她酥软地躺在床上,两腿分跨我腰间,娇弱的喘息着,拙挺的胸脯起伏不已……
  看见褥子上小块的淡红血迹,我不禁冷笑着。
  手指带着一缕黏黏的汁液,伸到少女小嘴前,我淫笑道∶“薇薇安,来……尝尝主人的味道……”
  薇薇安一惊,恐慌的看着我淫慾的手指,急摇头着:“……不要!……”
  “薇薇安,你不听我的话了么……”我脸上一沈。
  少女脸上,登显出害怕神色,目中泪光闪烁,她委屈的张开小嘴,轻吻了我的指尖一下……
  “嗯……好腥……”她皱起眉头,轻咳了起来。
  “好,这才乖……”我淫笑连连,身下这个美貌女孩,确有成为性奴的条件……嘿嘿嘿……
  当下搂着薇薇安赤裸的身子,把她半熟的身体好好把玩了一番……
  等到把衣服烤乾,收拾完现场,已是日幕黄昏了。
  初初失身的薇薇安行步蹒跚,一幅可怜样儿。
  载她回城时候,我骑在马上,搂住薇薇安的小身子,又吓又哄,言道今日之事,且不可让她家人知道,薇薇安少女无知,自然应承。
  其实按撒法尼王国法律,女子在十六岁举行成年礼,因此今日我对她的所作所为,实是诱奸少女,此事如果捅了出去,我的纰漏就大了。
  回想一下,自己还真是色胆包天了。
  快到杜德克家邸时候,薇薇安突然怔怔的望着我,美目中泪光滢滢。
  “怎么了,薇薇安……”
  “拉姆扎殿下……”纤手环住我的虎腰,薇薇安可怜的说着∶“薇薇安、薇薇安的身体都交给你了,你……你以后可要好好待人家哦……”
  哼哼……小丫头现在才醒悟到状况,不是太迟了么……
  “……那……要看你乖不乖哦……”我温柔笑着,吻了她的脸颊。
  “……我……一定乖的……”薇薇安紧张的道,捏着我的袖角。
  “那我就好好疼你……”我笑着,又吻了她一下,将她放下马背,此时,马匹已来到她家后门。
  “快进去吧……薇薇安……”我瞟了地上的她一眼,打转马头的方向。
  薇薇安俏生生立在马下,见我就要离去,清澈美目中流露出不舍神色。
  “拉姆扎殿下……”
  “嗯?”我还未反应过来,薇薇安已小猫般的窜过来,捉起我勒马的手,在手背上吻了下。
  “我爱你……”她轻呼了声,已窜回屋子里离去。
  ……
  我微微一笑,心情起伏。
  私下感觉,我和薇薇安的搭配,无异于野兽与美女、天使与恶魔……嘿嘿嘿……世界上多的这种搭配。
  策马扬鞭,我驰回王宫,心中窃喜不已,看情形,薇薇安杜德克,王国的第一美女,她从身体到灵魂都已被我彻底得到……嘿嘿嘿……
  ……
  此时我跪在地上,回忆着当时大床征伐薇薇安的情景,脸上不禁泛起淫笑。“薇薇安这样的美女胚子,竟然被我……嘿嘿嘿……”我心下对自己说着,得意异常。
  正自意淫,突然母后清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∶“拉姆扎……拉姆扎……你、你还在诡笑什么……你听见我的话没有……”
  第一章第五节生世之迷
  作者:devil小新
  我一惊下从沈思中醒来,入目的,是母亲气恼的脸。
  哦,对了,此时我还身处皇宫内室呢!
  屋里就母后、蜜阿姨和我三人,我因对薇薇安诱奸之事败露,正被母后训斥呢。
  “啊……母后……你说什么……我……我什么也没想……”我急忙分辩着,不过我慌乱的样子,已说明女王刚刚对我的一番训诫,自己丝毫就没听入耳。
  “你……你这个孽子……”女王气苦已极,竟流下泪来。
  “妈妈……你……你不要哭……”我心中一紧。
  蜜阿姨瞪了我一眼,摇头叹道∶“你这孩子啊……”说着,又对女王劝解起来。
  ……
  蜜阿姨虽是狐人族,却生有天仙国色的脸蛋,魔鬼凸凹的身材,多年来深受女王宠幸,已贵为撒法尼王国内务大臣,更是撒法尼王国人类统治者与兽人统治者处理关系的纽带。
  撒法尼王国分两部分,东部是斯布雷皇家直属的领地,西部则是“伦巴”兽人自治领。
  此时蜜阿姨是伦巴兽人族长老,对斯布雷家统治野蛮的兽族有很大帮助。
  平日里蜜阿姨与母后情如姐妹,对我更是视如己出,十分疼爱……
  嘿嘿……大概从五岁开始,我对蜜阿姨的招呼方式,便是一记猛扑,扎入她温香的怀里,呵呵,在那里,我能感受到她那丰硕的波霸胸脯……那柔软的弹性……嘿嘿……
  也不知是何缘故,蜜阿姨从未婚配,而母亲自从先父比尔兹亲王死后,也不再续弦……
  ……
  “母后,我错了,您……罚我吧……”我假意哭道。
  母亲怔怔看着我,良久,又流下泪来,道∶“……你、你这般顽劣,叫……我……我如何……向你亲生父亲交代啊……”
  “亲生父亲!……”我大惊∶“母后,你说什么……”
  “科娃姐姐,你……”蜜阿姨扯了扯母亲的衣袖。
  女王泪眼模糊,对蜜阿姨道∶“阿蜜,事到如今……也就告诉了他吧……”说着叹息一声。
  “……你……听过莫拉拉莫斯这个人的名字吗?”母亲沈痛望着我道。
  “莫拉拉莫斯,传说中的”千屠者“,那个单人屠杀数千战士的勇者…”我惊呆了。
  “啊,他就是你的父亲……”女王伤感的道∶“原本我与他……与他……反正就有了你……可是十五年前,你父亲遭逢大难,唉,从此下落不明……”
  “我父亲是莫拉拉莫斯,那个传说中的英雄吗……”我狂喜的说道,不禁站起身来。
  母亲叹了口气,身体轻轻颤栗着,又流下泪来,蜜阿姨急忙把她扶持住,竟也是泪眼模糊。
  看蜜阿姨神态,不会也对我的勇者老爸那个……
  嘿嘿……我老爸原来是个无敌的勇士,不行,我要去找他,我要亲眼见见自己那个神勇的父亲,我不禁暗暗下起决心。
  十数年了,竟然发现自己父亲另有其人,而且是被人民尊崇的勇者,为一个女人斩杀数千神殿骑兵的叛逆者,我打心底下感到兴奋莫名。
  “多年来,我和你蜜阿姨四处打寻你父亲下落,唉!可是毫无所获……”母亲轻叹道∶“唉……你父亲留给你的,只有你佩戴的那个蛋白石坠子而已……”
  “坠子……”我惊呆了,打开自己胸前衣襟,便看见自己胸口挂着的蛋白石了。
  那蛋白石质地圆润,色泽鲜亮,是我打一出生,便被母亲强行带上的,原来竟还有这番意义。
  母亲在蜜阿姨耳边轻说了些什么,蜜阿姨转入内廷深处,再出来时,手中多了把精致的古纹金剑。
  母亲执起那长剑,端详半晌后将它递入我手中,道∶“这是你亲父生前的爱剑,帕米纽卡之剑,你……你拿去吧,以后你……你看见这把剑,就多想想你父亲,他一身忠义武勇,你……你不要给她丢脸……”说着泪如雨下。
  可恶,我怎么给他丢脸了,哼,我暗想着,却不禁细细把玩着手中的名剑,心情逐渐激昂起来。
  ……
  其实我天资不差,但是贪玩好色,唉,平时不喜修习,剑术枪法,都只是一般而已。撒法尼王国拥有大陆最强大的飞行部队“斯布雷龙骑兵”,厚甲骑兵们乘在巨大的高地飞龙身上,手持长枪,实在强大无比。
  我作为斯布雷家的继承人,继承有天枪迪奥努斯的圣血,结果,我却发现自己有惧高症,因此不敢驾御飞龙,嘿嘿嘿……说来还真是丢人得很……
  反正我除了“淫”和“邪”,没有什么特别的专长呢。
  ……
  其时我缠着母亲,只想多打听点父亲的事迹,哪知母亲与蜜阿姨都是心情极差,不愿与我搭理,要将我赶开。
  临别时,母亲对我摆了摆手,道∶“你对杜德克家的女儿那样,我不得不册封人家为王妃了……唉……你这就下去吧,唉……这一年,你就不要出宫了,给我好好闭门思过……”说着苦叹连连,显对我失望已极。
  我晕,她随便一句话,就判了我一年禁闭,晕……
  不行,我还要出门,去找寻生父呢!
  我还待向母亲求饶,却已被两名铁甲卫兵架了出去。
  ……
  第一章第六节冒险始动
  作者:devil小新
  傍晚,在床上把姬娜与蒂斯干得娇慵欲死,二女带着香汗的身子在旁边沈沈睡去,我却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。
  把玩着胸前的蛋白石,一时心念起伏,便起床穿衣,在烛光下细审那柄古朴的金色长剑。
  这曾是父亲的爱剑吗?可真是把好剑啊!剑梁沈厚,剑锋锐利,剑背光滑如镜,连剑柄处都装饰数颗宝石。
  于是我持剑而起,挥舞数下后,心情激荡。
  再瞥见剑刃上一个个细小的缺口,嗅到剑身上隐隐的血腥之味,更令人热血沸腾,暗想当年死于此剑之下的乱贼叛党,只怕不计其数。
  眼前,不禁浮现出父亲驰马仗剑,厮杀于万军之中的情景……
  不行,我不能待在这里,我要出宫去,到中土世界去,去寻找我的父亲。
  嘿嘿……又听说中土美女如云,嘿嘿嘿……顺便我也多收她几个,嘿嘿……
  想着想着,心动不如行动,我穿起爵士装束,怀揣一包金币,便打算上路。给母亲写个留言,羊皮卷上书道“自己要出宫寻父,希望她不要挂念”云云。
  刚行出内室,却发现院门处守着两只重甲熊人,满脸黑毛,身材高达两米以上。
  两熊人并排门口,拦住我出路,道∶“吼,拉姆扎殿下……吼……女王陛下有令,没有她的亲笔手谕,不准放您出宫……吼……”(吼∶拟声词,熊人发出的呼吸声)
  “呸……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挡我去路……”我怒极出拳,又是飞腿,怎奈熊人身体结实已极,又穿戴重甲,根本不惧我厮打。
  两人牢牢把住院门,任我出手击打,只不让我出门。
  我打了几拳,踢了十几脚之后,直到手脚发痛,熊人却安然无恙。
  可恶!可恶……
  “好……好……你妈妈的,你们狠……”我怒骂∶“你奶奶个熊……”
  “吼,拉姆扎殿下,我奶奶本来就是熊……吼……”熊人甲傻乎乎的道。
  “我也是,我奶奶也是熊……吼……”熊人乙也道。
  “你们……”我差点没气晕过去。
  原来兽人族以强壮为荣,其实熊人虽有智商,却不如熊的巨力,因此对熊非常崇拜。此时我骂他们奶奶是熊,岂非是对他们的大大赞扬。
  而且上次我禁闭之时,曾数次凭借近身殴斗击倒两名侍卫,从而逃出宫去,此刻蜜阿姨吸收教训,她也是狡猾得紧,换了两个经打的重甲熊人看门,让我无法强突出去。
  面对两只魁梧兽人,我又无法可施,恼怒中眼珠转转,便改变策略,恐吓两名熊人道∶“哼,你俩知道吗,我是未来王储,嘿嘿,你们今天敢挡我去路,不怕将来老子登基为王,剥了你们的熊皮……嘿嘿……”说着对两熊人狞笑不断。
  哪知两名熊人傻乎乎站立不动,仍挡死我道路,翻着死鱼眼僵持道∶“蜜将军说了,无论如何不能放您出去,吼,有什么事她给我们担待……”
  晕,他们还威武不能屈呢……
  接连受挫,无奈下我再换策略,从怀里取出大把金币来,道∶“好吧……好吧……两位大哥,只要你们放我出去,这些金币就是你们的……”
  霎时间,两熊人死死瞪着双鸟眼,看着那金币不放,良久,他们却惋惜的摇了摇头,道∶“不行,蜜将军有令……如果我们受你贿赂,就砍我们脑袋……”
  晕,他们也富贵不能淫也……
  蜜阿姨,真有你的。
  “好……好……你们有种……”我气得七窍生烟,将金币收入怀里。
  正颓丧间,却瞥见两熊人的死鱼眼睛,仍紧紧盯着我怀中的金币不放,心念电转,登时又生计策。
  其时一枚金币,足抵熊兵一月的俸禄。而两熊人见我大把金币,早就觊觎不已,只是限于上头严令不敢受贿……嘿嘿嘿……这样啊……有破绽!……
  计上心头,我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,对两熊道∶“你们两个,真是恪忠尽职啊,既然你们这么努力,不行……我得给你们赏钱……”
  “真的……”两熊人大喜已极,吐出了舌头。
  “不过,我今天……只打算打赏一位真正强壮的勇士……给他十枚金币。”我高傲的道。
  “十枚金币……强壮的勇士……”两熊人登时激动起来。
  熊人甲∶“我很强壮,我很强壮……”
  熊人乙∶“我是勇士,我是勇士……”
  两人争吵起来,口沫横飞……
  “打住……打住……”我喊停两熊人,装作为难的道∶“这样吧……我看您二位都是强壮的勇士……唉!只不知……打起来的时候,谁会更强壮一点呢?”
  “我……”“我……”两熊登时开始争吵,越吵越烈,不久竟扭打起来、越打越疯。
  “好……好……你们好好的打一场吧,谁赢了,谁就是强壮的勇士,我就给他赏钱……”我得意笑着。
  在兽人族内部,争斗搏击是家常便饭,此刻两熊人受我挑,又事关“强壮的勇士”的荣誉,他们当即互相拥搂,打得不亦乐乎、热火朝天、头破血流。
  不久两熊翻爬滚打,越打越投入,越打越过瘾,早不顾我这旁人的所在,嘿嘿嘿嘿……
  院门,登时打开,我目睹着两熊人斗得越来越凶,哪里还会阻拦我离去,心中暗喜,大声道∶“你们两个……用力啊……打得好啊,加油,加油,回头……我给你们赏钱……”说着,已疾溜出大门。
  “吼……吼……”“哈……哈……”两熊人不断粗喘,继续他们的斗殴。
  ……
  我刚行出几步,发现前路一个俏丽苗条的身影闪过,躲入道旁花树从中。
  “谁……”我见那身影眼熟,便追入树丛去。
  时值花香四月,矮树间开满粉红鲜花,望之鲜艳妩媚,而花树之下,却是一个窈窕少女,暗绿长发,雪白肌肤,浸水美目,身处花丛之中,竟有人比花娇之感。
  “薇薇安,是你?”我冷哼一声,漠然看着她。
  是这小娘皮,哼,就是她出卖,害得老子被关一年禁闭。
  “拉姆扎殿下……”薇薇安面色本就怯弱,此刻看着我冷漠神态,杏目中已有泪光。
  “哼,薇薇安,你不听我的话,就把我们的事告诉了你爷爷,是也不是?”我冷笑。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薇薇安急道∶“我不是有意的……昨天回去之后,我……我又……又流了血,后来……后来……被妈妈逼问出来的……”说着,竟哭了出来。
  哦,原来如此……
  我笑了笑,行过去,挑起她美好的下颔,道∶“今天你怎么会在这里……”见她面色娇羞,便道∶“你想我了,便过来偷瞧我,是不是……”
  被我言中,薇薇安登时羞红了脸。
  哼,小娘皮,失了身还这么害羞。
  我望着薇薇安绝美的脸,忍不住亲吻了她的樱唇,对她说了自己将要远行之事,当然我远行目的寻父云云,是不能告诉她的。
  “……那……殿下……你……什么时候回来……”小美人儿闻言,面色发白。
  我叹了口气∶“最少……怕也要几年吧……”
  “殿下……你……”小美人儿登时急了,玉手伸来抓住我手掌,道∶“你要离开了,从此不理薇薇安了么……”
  我微微一愣,道∶“……当然不会的啦……”
  “那……那……薇薇安也要去……”薇薇安急道,大眼睛直直盯着我,满是期盼。
  其实,薇薇安略通点搏击,能用点光系回复魔法,不过这种少女带在身边,实没什么作用。
  再说,我找我老爹,路途遥远,你去干嘛?
  正要拒绝,却看见她绝美的风姿,苗条的身子,又见她右手食指上此时竟戴了个蓝宝石戒指,心中一荡,淫虫作怪起来。
  其时大陆少女到了十六岁之后,就要举行成年礼,礼毕后她们会戴上蓝宝石戒指,能够使用低级水系魔法“护元”,能作寻常避孕之用。
  嘿嘿嘿……薇薇安那天被我那样……嘿嘿嘿……这避孕戒指自然是提前戴上了……嘿嘿嘿……
  把她带在路上……嘿嘿嘿……我就能……嘿嘿嘿……慢慢开发她不成熟的身子了……嘿嘿嘿……
  于是我同意了,唉。
  我真是个色魔。
  于是二人偷偷溜出王宫,找一家武器店,给薇薇安配备了张小十字弩,又到裁缝店给薇薇安换了几套棕黄色游侠装和皮靴、披风等等。要不然她那身大小姐装束,能出远门吗。而自己一身爵士装束高贵得体,又轻便实用,就不必换了。
  买了两匹好马,于是我藏起金剑帕米纽卡,带上一身轻装的小美人儿,连夜出得皇城,便开始了我们的冒险旅程。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